Saturday, October 3, 2009

陳平還有威脅?

文:陳耐成 June 07 2009 


馬來西亞爭取獨立前,遭到共產黨組織威脅,政局曾經一度非常不穩定。當時共產黨員神出鬼沒,到處安插共產黨旗幟,有意與政府對立,周旋到底,一些山區更是他們活躍的大本營。當時的警方聞“山”色變,常有軍人、警察或高官在那兒被殺害,令政府頭痛萬分,也因此住在山區、膠園或郊外的老百姓,無辜被政府冤枉為共產黨,平白犧牲性命。這種“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行動,也曾讓人民百感交集。


 

60年代,共產主義在全世界抬頭,除了亞洲的中國、朝鮮〔北韓〕及北越(越南前身)外,還有佔據亞歐兩大洲的蘇聯(俄羅斯),和歐洲的南斯拉夫、捷克等國。
我國在種族課題上本來就極為敏感,加上中國成為亞洲共產體制一哥,讓政府更忌諱而極力反共,其用意是否反華,就由大家去批判。





身為我國公民的共產黨組織頭號分子陳平,曾經嘗試背叛國家,企圖推翻政府並奪權,但經過吉打州華玲阜與國父東姑阿都拉曼的談判宣告失敗后,從此銷聲匿跡,隱身他國。因此,我國共產黨組織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解體。

 

今天共產主義已由資本主義取而代之,雖然共產體制仍然存在,至少我國已經擺脫過去的陰影,甚至將來可能與共產國家成為貿易伙伴。




陳平的罪狀確實多不勝數,倘若今天他還年輕,仍然活躍于地下組織,政府當然可以通緝他,或引渡回國受審。但眼前的陳平已是個孤獨老人,政府有必要拒絕他回歸嗎?是政府沒有寬容之心,還是畏懼他的影響力?陳平的錯是誤入歧途,政府的錯是不懂得“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被害者無論是政府官員或普通老百姓,皆已安息,放眼未來才是國家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嗎?

1 comment:

蘇國平 said...

成哥,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