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09

大馬版「頭頭」是道



文:陳耐成 28 November 2009马来西亚中国报

國家面對熊火頭,是否大難將臨頭?

朝野兩派死對頭,天天都有新搞頭,
國會州會兩迎頭,針鋒相對不低頭,
爭強好勝在口頭,好在還沒用拳頭。

冤案查不出源頭,覺得有點無厘頭,
在這緊要的關頭,政府是否該轉頭?
積極努力使勢頭,別讓人民無盼頭,
擒拿兇手要帶頭,不要隨便找人頭。

濫權官員不砍頭,是否維護太過頭?
深明大義不起頭,難消人民的氣頭,
不公法令是針頭,刺痛百姓的心頭,
再不廢除找苦頭,別怪人民上街頭。

倘若繼續不回頭,政權恐已到盡頭,
執迷不悟昏了頭,懸崖已經在前頭,
不想太快到山頭,民主務必要抬頭,
三民若是好聚頭,政府才有好兆頭。

國家經濟已垂頭,全國百姓都搖頭,
面對困難在當頭,快要沒錢進戶頭,
曾經常吃鮑魚頭,不懂什么叫罐頭?
現在只能吃饅頭,擔心就要拿鋤頭。

以前出門有派頭,上車專門坐后頭,
此刻重擔在肩頭,就像背著大石頭,
往日喝酒搞噱頭,藍帶馬爹二鍋頭,
如今出門要蒙頭,害怕遇到阿窿頭。

經濟不景到頂頭,治安敗壞各角頭,
不管住宅或城頭,皆是匪徒的地頭,
歹徒猖獗各路頭,亮刀亮槍亮斧頭,
無辜百姓冤大頭,有誰能夠代出頭?

若是持續做木頭,哪有資格當上頭?
捉賊怕與賊碰頭,報案苦等幾鐘頭,
官員多數想甜頭,不達目的不點頭;
建造豪宅出風頭,睡覺鈔票當枕頭。
房屋坍塌怪工頭,官商勾結有分頭;
貪污情況不斷頭,國家豈有好彩頭?

1 comment:

这世上数我最牛 said...

马华会长不走翁,双十特大显神功,
说输一票就走人,结果数学不灵通。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不放松,
不要做戏不挽留,勉励中莱竟全功。

孝心中委懵懂懂,写好辞呈置怀中,
勉励老总莫冲动,以党为重万保重。

双十特大敲丧钟,老翁耳根翁嗡嗡,
索性休假出国去,泰国请教叭隆彭。

多日电话不会通,四日归来却揭盅,
反咬死忠硬逼宫,背后插刀岂能用!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空空空,
硬要留下不敢说,居心叵测没人懂。

中委开会填署理,诸多藉口话又多,
双十特大议决案,只有第一行不通。

可怜元老梁邓忠,解说党章在手中,
老翁原意要悬空,只好砍你来破功!

老翁继续出噢步,拥抱咸菜露贱种,
扬言团结是初衷,何况首相来SOKONG!

社团注册有TOLONG,传来署理回锅中,
只要细历肯心动,明日你我定回笼!

手起刀落砍四忠,呜呼哀哉不心痛,
发动特大罪该死,谁教你们不愚忠!

美芬家祥话最多,不给颜色不姓翁,
会长理事会重组,再砍两个不言多!

衮衮诚信约诸公,发动基层来送终,
夭夭二八很成功,民主重选八面通。

不意老翁搞不懂,再把代表当饭桶,
叫来赛芝点人头,录影登记五百多。

副揆会首肠胃疼,跑去医院当寓公,
晚上开溜去怡宝,狠批华团干巫统。

五天不便绕子宫,七大华团炮火轰,
干脆失联玩失踪,缺席中委不做工。

马华史上第一宗,无颜无脸会江东,
权谋弄术是梦港,时日无多转头空!